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登录|注册
您的位置:首页 > 经济>

在运城,看农业托管新趋势

咪乐|直播|安卓版 最新版 特朗普而面对这位美国总统的磨刀霍霍,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1日已经硬气亮明中国态度:一不会怕,二不会躲。

来源:发布者:时间:2021-10-18

记者 陈永年

日前,在全省深化农业生产托管服务现场推进会上,芮城县作为我市的代表作了典型交流发言。“政府引导、市场主导、农户自愿、要素聚集”的“芮城模式”,受到与会人员的广泛关注。

2017年以来,在中央财政资金的支持和省级主管部门的组织下,我市全力推进农业生产托管服务试点工作。

近5年的试点探索,作为农业大市的运城,在农业生产托管服务探索上步子未止、创新不停。特别是一年来,我市以市场牵引为手段,培育多元化服务主体,构建更加紧密的利益联结和风险分担机制;服务类型由粮食作物向经济作物拓展,服务领域由产中向产前产后全链条延伸。这些先行一步、先试一招的做法,代表着农业生产托管服务的最新趋势。

自建500亩果园后,侯彭辉购置农机为更多果农提供托管服务。 记者 陈永年 摄

服务类别

由粮食作物向经济作物拓展

运城全市耕地面积758万多亩,近几年粮食播种面积一直稳定在400万亩以上,占了全省冬小麦播种面积的一半以上,在维护全省粮食安全上占据着重要的位置。

试点首先在粮食生产上开展。

降低劳动强度,增加粮食产量,提高种植收益——农业生产托管服务的目标,就是通过对农业组织方式的改变,在不改变土地承包经营制度的前提下,实现种植效率的提高。

根据最早开展试点工作的万荣县的统计数字,以全程托管小麦为例,与普通管理小麦相比,托管的各环节亩均成本都有减少:种子、化肥、农药少了20元,播种、施肥少了10元,病虫害统防统治(2次)少了10元,秸秆还田少了5元,亩均减少投资45元,降低11.1%。同时,托管后每亩增产85公斤,增幅达22.6%。最终的结论是:不含国家补贴的100元,全程托管的亩均纯收入增加232元。

市农村经济事务中心工作人员介绍说,经过近5年的探索,我市已经形成服务结构合理、专业水平较高、服务能力较强、服务行为规范的农业生产托管服务业,通过创新合作模式,引导延伸产业链条,把千家万户小生产与千变万化的大市场相结合,推动优势特色产业做大做强,我市农业生产托管工作正从“积累量”转向“提升质”。

2017年至2021年,我市在农业生产托管服务试点工作中,共获得中央财政补助资金1.2亿元,试点范围从万荣一个县扩大至运城市13个县(市、区),实现了全覆盖,完成托管面积110.165万亩(按托管系数计算)。

但是,要“打造现代农业强市”,运城不仅要端好“饭碗”,更要充实“钱袋”。在粮食生产上探索出来的托管服务成果,能否用到经济作物上呢?各县(市、区)主动进行了进一步探索。

万荣县贾村乡大甲村今年新增了300亩新品种苹果园,全是“新2001”“烟富10号”“鲁丽”等新品种。因为移栽的苗木都是3年龄的,明年开始挂果,后年就可以量产了。

与寻常果园不一样的是,这些果园分属70户村民,村民们与村委会签订了托管服务合同,由村委会提供开沟施肥、植保、割草三个环节的服务,以后随着果树的生长,还会增加新的托管内容。

为了推进果园托管工作,万荣县人民政府还拨出300万元专项经费,扶持了5个村委会(合作社),采取多种模式对6000亩果园实施了托管服务。

万荣县托管服务还拓展到了香菇产业。

从2020年11月起,万荣县以香菇制棒为主要内容,开始实施香菇托管服务,将设备要求高、技术要求高的制棒环节交给9家规模化的制棒厂负责,每个菌棒补助0.3元,目前累计制作香菇菌棒1033万多棒。

据统计,托管前每棒成本3.6元,菇农收入7元;托管后每棒成本3.3元,菇农收入7.5元。总计每棒可提升效益0.8元,每棚增加收入5734元。

在芮城县,托管服务的拓展方向是花椒、枣和苹果等经济作物。

芮城是著名的花椒之乡,全县花椒种植面积11万余亩。今年,芮城县引入山西云丰格瑞农业科技有限公司,开展以花椒为主的经济作物生产托管。

花椒的托管主要集中在打药、除草和施肥三个环节。这三个环节,不是劳动强度大,就是管理技术要求高。试点工作开展以来,托管农户亩均作业成本降低一半多,农民综合收益提高40%。

公司总经理武素萍说:“我们一是通过大面积实施机械化提高劳动效率,二是通过标准化提高产品品质,从这两个方面给这个优势产业赋能,让它更可持续。”

通过半年的试点,芮城县花椒托管已覆盖了十几个村2000余亩地,如今规模效益带来的降本增效效果明显。

目前,我市针对经济作物的托管服务试点,正在各县(市、区)如火如荼地开展着,各县(市、区)结合自身产业特点推出的部分或全套托管服务,切实解决了小农户的技术应用难题,实现了农业规模化、集约化生产,为产业发展赋予了新的动能。

服务领域

由产中向产前产后全链条延伸

作为农民,就算是在全运城,今年31岁的侯彭辉也算得上非常年轻了。

2013年,走出校园的侯彭辉开始在成都的水果批发市场打拼。在苹果销售中,他发现,同样是来自一个地方的苹果,因为管理不一样,品质参差不齐。为了从源头上把控质量,侯彭辉2015年回到家乡芮城,成立了芮城县天润生态农业有限公司,并累计流转了500亩土地,以矮化密植的方式栽种苹果树,将产业链条延伸到种植环节。

但在去年,他发现了一个问题:自家产出的苹果不够卖了。

他有原来的销售渠道,更有着数年来在社群销售中积累的客户资源,每年自己园中的苹果供不应求,但收购周边果农的苹果来填补空白,产品又不太符合客户的要求。

于是,从去年开始,他将工作重心转移到对周边果农的苹果托管上来。除了采摘由果农自己做,修剪由果农出人工费、公司统一组织服务队作业以外,果园其他的管理环节,都由公司统一提供服务,果农需要做的就是付一定的服务费用。2020年,侯彭辉托管了500亩果园。

由于村民们的果园千差万别,管理起来难度较大、成本较高,今年开始,侯彭辉又将托管服务的链条向前延伸——从建园开始就全面实施托管,栽植什么品种、采用什么模式,公司都会全程、直接介入。在今年发展的1300亩托管果园中,新建园就占了500亩。

侯彭辉的托管链条不仅上溯,而且下延。

对于参与托管的果园,双方都会签订一份保护价收购的协议,在市场行情好的时候,果农可以通过市场渠道销售,如果市场行情不好,则由公司进行包销。

以去年为例,不少人以一公斤两三元的收购价储存,最后出库价格甚至达不到一公斤一元钱。而参与托管的果农,则早已将现金装进了兜里。

从自家几百亩地的种植,到对近两千亩果园提供托管服务,侯彭辉通过规模效益压缩投入成本,通过技术引入提高果品质量,在销售渠道的基础上打造稳定的供应链体系——这些,最终都以托管为表现形式,实现了他与果农的双赢。

延伸托管服务链条的探索,万荣县荣河孝斌农业机械服务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李孝斌同样也在做。

李孝斌是万荣县荣河镇中里庄村人,全村2000亩粮食作物,除了浇地,从种到收,全部由李孝斌打理。

托管中,合作社统一组织采购种子、化肥、农药,统一组织耕种,统一进行病虫害防治,统一组织收获运输,统一进行秸秆还田。一句话,“地交给我,啥事不用管,收下麦子给你送到家去”。

而今年更方便了,合作社新建了一个面粉加工厂。“账一算好,要粮食的送粮食,要面粉的折成面票,随吃随取。啥都不要的按市场价折成钱,从手机上发过去。”李孝斌说,下一步他们还计划再建一个馍铺,把托管服务延伸到村民餐桌上。

如今,随着服务主体的实力提升和托管模式的成熟,我市的农业托管服务正由最初的产中服务,向产前和产后全链条延伸。以高标准推进、全领域托管为特点,我市农业生产托管服务的进一步深化,正引领着越来越多的小农户步入现代农业的发展轨道。

市场引导

构建新型利益联结和风险分担机制

其实,侯彭辉将工作重心从自建果园转向托管果园,客观上还为了解决另一个问题,那就是自建园一次性投入大,收益周期长——这在经营上,都意味着更大的风险。

农业托管服务试点进入第5个年头,我市更加注重构建一种更紧密、更符合经济规律的利益联结和风险分担机制。通俗点讲,就是要让托管服务更可持续,让服务主体和服务对象都有利可赚。

近日,在风陵渡镇一些以花椒为主要产业的村子,村干部正忙着做村民的思想工作,力促花椒的连片化托管服务。

土地碎片化,是农业生产托管的大敌,也是吞噬服务主体利润的主要原因。

武素萍说:“有一次我们的植保坦克去一家托管户地里作业,地在一个沟里,距离最近的公路也得走半个小时。沟里的路还没修,加上修路,我们两个工作人员、一台植保机,一早上的时间,只作业了两亩地。”

新绛县对于集中连片农机作业和小农户自己碎片化耕种的不同效率,有着详细的数字比对——

旋耕,托管合作社每亩要30元,农户自种要40元;种子,合作社每亩要76元,农户自种要88元;播种和施肥,合作社每亩要35元,农户自种要50元;除草,合作社每亩要15元,农户自种要20元;施叶面肥,合作社每亩要15元,农户自种要20元;收获和运输,合作社每亩要45元,农户自种要60元;总成本,合作社每亩是216元,而农户自种最少要花费278元。在产量和收益上,托管后产量达每亩450公斤,农户自种的每亩400公斤,合作社的每亩收益918元,农户自种的是706元,每亩效益差212元。

因为土地没有连片,服务主体的机械化效能得不到充分发挥,作业效率和经营利润都被压制。意识到这一主要瓶颈后,我市各地都采取了各种办法,来推进托管服务的连片化。这其中,村集体经济组织成为一个重要的主体。

在芮城县,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来组织村民,做村民的思想工作来实现连片托管。同时,村集体经济组织还可以就托管效果与进程监督服务主体,维护村民的权益。

在新绛县,则是鼓励村级党组织充分发挥中介作用,动员组织农户将土地集中到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管理,通过集中整合农户土地开展农业生产适度规模经营,以托管方式交由服务主体组织实施,村集体经济组织同时与服务主体和农户签订托管合同,服务主体要确保村集体经济组织每年每亩30元的分成收入。分成收入可进一步增加村集体经济收入,同时也加强了对服务主体的监管,保障了托管工作效果。

稷山县采取“大片区托管+服务组织+小农户”的模式,来构建新的农业生产托管利益联结机制。农户将所有的土地流转给规模化经营服务组织,实现粮食生产链全程托管,通过整村流转土地,实现大片区托管。这样,统一技术标准,降低了技术误差;统一物资供应,降低了农资成本;统一调度作业,提高了作业效率;统一信息服务,降低了劳动强度;统一资金服务,降低了违约风险;统一粮食销售,提高了农户收益。

总之,随着农业生产托管服务试点的进一步深化,我市的托管服务主体与村民,正在形成一种新的合作关系。在这种新型关系中,托管标准得到规范,服务质量得到提升,托管服务双方的利益联结机制更加完善、紧密,生产经营收益分配和风险分担模式也更加科学、更可持续。

网站声明

运城日报、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运城新闻网-运城日报 ”。

凡本网未注明“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百度